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都市言情 > 掠女(禁忌父女h) > 第五十一章无药可救
  对比祝从玉的大动肝火,沉越霖看上去淡定多了,他悠然地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啜一口,不疾不徐地说道:“你不是一直介怀她不是你亲孙女么,她现在给你怀了一亲孙子,讲道理,你应该高兴才对,毕竟老爷子的财产又能多拿几份了,不是么?”
  沉越霖的嘴向来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拿祝从玉因为血缘的问题一直不待见时莺的事来嘲讽一番。
  听听,他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祝从玉虽然上了年纪,亏得身体还算健康,没有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毛病,不然估计会被沉越霖当场气晕。
  “你!!你!你简直无药可救!”祝从玉指着他,手抖个不停,恨不得狠狠扇他两个耳光。
  她是想抱孙子不假,可至于要孙女和儿子去生这个孙子么?像什么话?荒唐至极。
  还财产,被沉乘安知道了,不把他们娘俩逐出家门算轻的了,分个狗屁的财产。
  “放心,我会处理好老爷子那边的事,你到时候只管抱亲孙子就成。”沉越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就是怕事情传到沉乘安那边,更加不利他们这房的财产分配么。
  其实,财产的事,何需她来操心,他早些年在美国的历练又不是白混的,老爷子那么多把柄在他手上,只要他愿意,随便操控一下更改遗嘱根本不是一件难事。
  真要与沉家那几个斗起来,他也未必会落于下风。
  只是他没必要这么做。
  与沉泊良沉韵他们虽然看起来是竞争关系,但归根结底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大家心知肚明,都是一条船上的,互惠互利相安无事最好,况且那两人也不是爱搞事的人,很多时候,没有把事必要做得太绝。
  “哼,她要是真能生下来再说。”事已至此,祝从玉再气也好,骂也罢,已经于事无补。
  她只恨自己当初怎么就同意了沉越霖将时莺养在名下,还一直毫无怀疑地让他们孤男寡女相处了这么多年。
  女大避父,时莺这丫头,自小就长相不俗,长大了更是一脸狐媚子的祸害相,谁知道这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开始不正常起来了。
  现在想想真是可笑,那天在时莺脖子上看到的痕迹,亏她还以为是时莺是和哪个混小子鬼混来的呢。
  如今总算是知道罪魁祸首了。
  祝从玉早该想到的,沉越霖自小管教时莺如此严格,恨不得时刻拴在身边,怎么可能会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能与时莺有乱来的机会。
  想来这个世上,也只有他能对时莺做出此等混账事了。
  只是祝从玉觉得沉越霖未免太过乐观,时莺这丫头,眼里对他根本没有半分男女之情的爱意,这两人之间,一看就知道是沉越霖在强求。
  想到刚才她拉着时莺要去流产她连一丝反抗都没有,明显就是不想留下这个孩子。
  估计沉越霖自己也清楚,想让时莺老老实实生下孩子,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会好好看住她的,这个你不用担心。”沉越霖慢条斯理地说道。
  祝从玉摆了摆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行,行,反正我是管不了你了,你爱怎么做怎么做吧,就是把她藏在身边一辈子也随便你……”
  她提起小挎包,一刻也不想多待,转身准备离开。
  刚到门口却听到身后传来沉越霖不急不躁的声音:“对了,宋妍那边,还得劳烦妈帮我早点说清楚,别耽误了人家。您也知道,莺莺现在身边得有人照顾,我这边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