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弟弟非要我(姐弟H) > 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宋恒伸出手抵住门说“好。”
  莫砚笛莫名其妙问道“什么好?”
  “我答应你,你和他结婚,我和你背地里来。”
  莫砚笛愣住,她那天只是一句玩笑话,他竟然一直记得。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楼道里却有回音,她一把拉住他,“进来说。”
  门关上,莫砚笛对他说“我开玩笑说的,那样对你不公平对陈理也不公平。”
  “我没所谓,你开心就好。我输了莫砚笛,我输给你了,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宋恒看着她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他又接着说“我不在乎了,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了,我只想在你身边,我受不了再回到以前那种不知道你任何消息的感觉了,你不用担心,我以后不会再问你那些问题,你就让我待在你身边就好。你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不会管,只要让我能一直留在你身边好吗?”
  莫砚笛感觉双脚如灌了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宋恒?”
  “我知道。”
  “宋恒你听我说,你现在还小,你对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欢。”莫砚笛看他偏执,心里有些害怕。
  宋恒说“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你现在心里想什么我全部都知道,我不会再逼你了。”
  “荒唐,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你还要不要人生了?你打算在我身边当一辈子的狗吗?”莫砚笛有些生气,感觉这人现在已经疯了。
  宋恒的神情突然变得忧伤,他哽咽着说“莫砚笛,没有你在我的人生真的没有意义。”
  “宋恒,你……”莫砚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错了,我再也不跟你赌气了好不好。”
  莫砚笛这下彻底乱了,她快心疼死了,这人怎么可以就这样傻。
  “可你知道,一旦在一起人就会要求更多……就算我和你在一起了,我要是不喜欢你,你以后还是会再次痛苦,别做这样的人。”莫砚笛探口气说。
  “我能处理好。”宋恒看着她说。
  “你先学会爱自己再来爱我好吗?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宋恒伸出一只手捂着眼睛,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良久,他放下手,眼睛红红的。
  “所以,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不是,我不想看到你这么卑微,你连你自己都不爱,你拿什么来爱我?”
  “我做不到,我爱了你8年,现在你就在我面前,你却要我离开,我真的不行莫砚笛……”宋恒再次捂住眼睛,有眼泪从指缝中流出来。
  莫砚笛心脏一把揪起,他那么脆弱,好像一掐就会断。
  “喜欢一个人不要犹犹豫豫,注重当下的感受,以后有什么以后再说。懂?”莫砚笛想起今晚陈理说的这句话,她似乎无法掩饰自己的情感了。
  她此刻的心痛,前段时间对他的想念,都是真的,不是假的,她此刻非常确定自己是爱他的。
  “宋恒,你别哭了。”莫砚笛靠近他轻轻拉拉他的衣角。
  宋恒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捂着眼睛的那只手在脸上一抹,看向莫砚笛。
  莫砚笛抬起手给他擦掉下巴上还挂着的眼泪。
  宋恒朝后退两步说“别,你别靠我这么近。”
  莫砚笛的手顿在空中,她愣住,走上前抱住他。
  “你这是干嘛?既然要分开你就别再招惹我了。”宋恒哑着嗓子说道。
  莫砚笛抬起头看着他说“你是不是笨啊?我这样是想分开的样子吗?”
  宋恒红着眼说“你别搞我莫砚笛,我的心脏经不住你这样搞。”
  怎么会这么心痛呢,是他压抑自己的情绪,是他想爱,卑微到尘土里,在她不同意的时候他又朝后缩。
  莫砚笛难受得不行,她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宋恒身体僵硬,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他想要本能地和她接吻,但是又害怕她会反感,现在完全不敢动。
  莫砚笛问他“你会听我的话吗?”
  “别玩我了,求你。”宋恒鼻子发酸。
  “回答我。”
  “我会听你的。”他老实回答。
  “好,那吻我。”
  宋恒看了她两秒,还是听话照做,捧着她的脸吻她的唇,他吻得极为克制。
  末了,宋恒放开她。
  “怎么不伸舌头?”莫砚笛问他。
  宋恒摇摇头。
  莫砚笛说“我现在回答你那天的问题,我喜欢你宋恒。”
  宋恒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你骗我。”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我喜欢你。”莫砚笛继续说。
  “你骗我……”
  “我喜欢你。”
  “你骗我……”
  莫砚笛再次踮起脚尖,轻啄他的唇说“我喜欢你宋恒,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宋恒的手猛地搂住莫砚笛的腰吻了上去,他吻得太用力,牙齿都碰到了莫砚笛的嘴皮,生生的把她的嘴皮磕出了血。
  又是伸出舌头在她的嘴里肆虐,像是害怕眼前的人再次离开自己,把她楼得紧,像要揉碎在自己怀里,嘴唇上也不放过她,极度渴求着她。
  “啊,疼疼疼……”莫砚笛瞅准空隙喊了出来。
  “怎么了?”宋恒一紧张,赶紧松开了她。
  “你抱得太紧,压着我的手了。”
  宋恒赶紧抓着她的右手左瞧瞧右看看,确认她没事。
  “好了,现在没事了。”莫砚笛伸出另一只手揉揉他的头发。
  他抬起头来看着她温柔的眼眸,一把把她抱进怀里说“这次是真的了吧,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是吗?”
  莫砚笛笑说“是的。”
  “你抱我过去坐着好吗?我站太久了腿好累。”刚刚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她一阵一阵的紧张,现在脚下感觉有些充血,站久了麻麻的。
  宋恒抱着她往沙发去,自己去门口换鞋再坐到她身边。
  “这段时间你想我吗?”莫砚笛抬起头问他。
  “我每天都很想你。”宋恒回答。
  “我也想你宋恒。”莫砚笛亲亲他说。
  “不会是看我可怜安慰我的吧。”宋恒压抑着嘴角说。
  莫砚笛挑眉,“如果是怎么办呢?”
  “那我就只有一点开心。”
  “哦?那要是我不是看你可怜,是真的喜欢你呢?”
  “那我就百分之百开心。”
  莫砚笛笑,“那你现在是百分之百的开心。”
  “我没在做梦吧?”
  “没有啊宝贝,你没做梦呢,你看。”莫砚笛张开手和他的手十指相扣。
  这是她第一次和他这样十指相扣,和做爱的十指相扣不同,这是真正的心甘情愿的,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下的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