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都市言情 > 虚假恋爱攻略(女骗子,np) > 夜风迷乱(h)
  应付了几个品牌的合作方,方燮敛下笑脸,抚了抚额角,原本白皙如玉的脸颊染上了点红晕,他刚刚不可避免地喝了几杯酒,后遗症就是额头抽抽地开始疼痛,不过在叶蓁蓁看了,却是十分秀色可餐。
  “头很疼吗?”她做出关切的神情,搀住他的手,使他不会因为脚步踉跄而摔倒,方燮有些迷茫地发觉,她好像可以完全支持他的体重。
  “小心点,走这边吧。”叶蓁蓁带他走去厅外的一角阳台,这里人少些,空气不那么沉闷。
  她拉开厚厚的窗帘,打开玻璃门,外头新鲜的空气透进来,方燮顿时清醒许多,他站直了些,扶着栏杆和她一起走进小阳台。
  天空灰蒙蒙一片,阴云密布,今晚看不到星星,两人只好把目光投向后花园的莹莹灯火,不过那里也大都是黑乎乎一块,没有什么好看的景致。
  叶蓁蓁离开了一会,带回来一杯鲜红的液体:“来,我去后厨要了杯西红柿汁,你喝一点吧,这个能缓解头疼。”
  “谢谢。”方燮有些享受她的体贴,尽管这杯蔬菜汁味道奇怪,还是硬着头皮一口气喝光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它太难喝,还是因为夜风凉爽,他的头疼真的缓解了不少,只剩下酒精带来的微微眩晕。
  他倚在栏杆上,随着她在太阳穴的按摩节奏缓缓吸气吐息,抵抗着耳边突突的心跳声,还有从耳根腾起的源源不断热气,一时间也忘了擦拭唇边残留的水液,任由那滴鲜红色的液体顺着唇角流到下巴。
  他碧色的眼眸在密密的睫羽下氤氲着水汽,红晕从脸颊一直贯通到纤细精致的锁骨,衬衫领口被扯歪,像极了刚刚饮血的吸血鬼,在昏暗的夜色里,浸了红色汁液的嘴唇泛着诱人的光泽。
  叶蓁蓁按揉的动作逐渐变味,她的指尖力道变弱,划过他流畅的侧脸线条,抹过他被染红的唇角,她轻舔了下有些紧绷的唇,忽然也想尝尝西红柿汁的味道。
  方燮还在平复着自己的气息,突然湿热的柔软压上来,嘴唇被小舌舔舐,然后被有些粗鲁地分开,含着蹂躏琢磨,他有些慌乱地按住她的腰,抬眼看向她,却被她眼中泛着欲色的强势意味摄住。他立刻就有了反应。
  他克制握拳,指节按在她腰上,止不住喉结滚动,吞咽来自她的甜蜜津液,酒精引起的眩晕连番上涌,让他的意识逐渐迷乱。
  蜷曲的手指被纤细灵巧的指尖撑开,然后引着钻入了丝滑的衣角,虎口在滑腻的肌肤上蹭出火星,一路往上,摸到了软绵绵的乳房,他的大脑轰的一下炸开,手指轻颤,嘤咛着慢慢覆上去,轻柔地感受着那种似水的柔软。
  她的指尖翻转,覆盖到他的手背上,仿佛教导一般,带着他完全张开手指,紧紧地抓住赤裸的乳房揉动,满手都是香汗。
  叶蓁蓁轻哼一声,自己撕开了乳贴,刺啦一声,有种轻微释放的快感,他整个人都空白了,毛孔飕飕发抖,五感消失,只剩下无比清晰的指尖触感,还有唇舌粘稠的滑动声。
  她握着他的下巴吻得更霸道,舌头搅动着口腔,舌头撩过唇线,探入内,柔软的唇瓣相互挤压着,舌尖挑出津液,在两人的唇舌间流转,口腔充满了她的香甜,清甜味道逐渐浓郁,如同酒般醉人,让他脑袋发蒙,嗡嗡直响。
  热吻的同时,她的手指用力抓住他的手腕,让他抓握着自己,力道大到让他甚至感到了疼痛。而她毫无察觉,只是带领着他用手指去夹弄因欲念而胀痛凸起的乳头。
  指节分明的五指陷入雪白的柔软,一张一合,他总算开了窍,无师自通地揉捻、牵拉那处,搓出一簇簇电流,让她整个后颈都兴奋地麻掉了。
  她轻轻抬眼,隔着一层雾气看到灰紫色的大片色块,听着和心脏同时跳起的啧啧水声。
  美色近在眼前,他的眉宇时而紧蹙、时而舒展,窗帘后时而传来人声,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可是他浑然不觉,睫羽颤动着泪珠,闪着妖艳的碧色,紧紧搂着她缠吻,唇边津液化成银丝流下,满脸下流情欲。
  她低低嗯了声,好像随之吞服了某种精神毒药,有些受不住地闭了闭眼,可是那抹欲色仍在眼前不断旋转,直达脊髓,被揉搓抚摸的灼热酥麻感快把她烧化了,偏偏他还拿指腹薄茧去磨、用指甲去抠,娇嫩的乳尖禁不住如此密集的刺激,啪啦窜起滋滋电流。
  他无法自制地嗯哼呻吟,拱着她靠向身后冰冷的石质栏杆,后脑悬在栏杆之外,带来的高空恐惧感,一想到此处是随时可能被外人发现的露天阳台,她的大脑便疯狂叫嚣,越发兴奋。
  她的右手渐渐游离向下,紧抓住他的肩膀,突然使劲,将两人位置翻转过来,把他按在栏杆前的小平台上,膝盖顶开他的大腿。
  他呼吸一滞,闷哼一声,勃起的那处被坚硬的膝盖直接撞上,条件反射地跳了跳,简直要命。
  “舔…”她的指令接踵而至,微微沙哑的声音清冷撩人,她有些急不可耐地拉开了衣带,撩开一道缝,露出半球。
  他还来不及迷茫,便被按着后脑向前,头颅探进由布料拢起的昏暗之中。他的鼻尖先触及到了乳房,然后是脸颊,嘴唇,睫毛时而擦过胸口,搔起一片痒意。很快,冰凉又灼热的乳尖便被含住,湿滑的舌头带着急促的吐息扑上来,像吃冰激凌那样去舔,接着圈起牙齿轻轻嘬,好像小孩吃奶那样,一阵阵的酥麻感让她心房剧颤,肩颈上的青筋难耐地尽数腾起。
  坚硬的牙齿印在娇嫩乳房上,一下下地咬着吸吮、拉扯,他越是用力,她就越是凶狠地用膝盖碾他肿胀的下体。可是不够,她不能叫,不能尽情地呻吟,因为无法发泄的快感,她只好愈发抱紧了他的肩膀,手指插进发丝用力揉动,仰首无声长啸。
  坚硬的膝盖骨不断压迫着性奋勃发的性器,他忍耐不住快感,又不敢真的咬痛她,手不知不觉从她的腰部按到了臀部,报复性地用力抓住,上下揉动,但是动作太大,大手不小心滑进了衣服缝隙,伸进了裤腰。
  “摸我。”她喘息道,直接按住了那只犹豫不决的手,探入内裤。
  她已经有些疯魔了,欲望一步步滋长,始终无法填满,便渴望更加赤裸的接触,更加过分的快感。
  啪嗒。炽热的掌心贴在微凉的臀部,顺着光滑的皮肤滑向底部,十分潮湿。那根手指的温度把她烫到,她立即就夹住了。
  “嗯…”她克制地呻吟了声,皱着眉细细体味。修剪圆润的指尖轻轻擦过软嫩的花唇,被收缩的腿部肌肉挤压着直直往上,分明的指节轮廓撑开大腿内侧,然后缓缓往上刮。
  她挺动了一下,那根挤入臀间手指随着她的摆动也动了动,去逗弄湿润的裂口。当手指完全触及阴户时,她的腿心已经被他的温度染得热烘烘的,又湿又热,让坚硬的指节顶开了柔嫩的裂缝,如同餐刀切开黄油般,顺滑地插进阴唇之间。
  咕叽、咕叽,仅仅是穴口便已经淌满了水液,两根手指并行,摸摸索索,时不时地擦出令人全身酥痒的爽感。尤其是按着肉粒揉动的时候,又酸又麻,电流爆出火花,叫她整个人都发热了起来。
  “嗯、啊,嗯哈…”她低吟着,汗液蒸腾,在他逐渐熟练的插弄中难以自抑,不自觉迎合他的手指,前后摆动,让他更多地触碰碾压敏感点地带。
  她的膝盖压着性器左右滑挪,仿佛也在刻意地揉动,却又总是在隔靴搔痒——那里也希望被触碰,被过分地对待。
  他脑中浮起这个念头,却又不免唾弃自己的淫荡。
  “嗯——”膝盖猛地撞向了底下的阴囊,瞬间掐断了他的呼吸,使他呻吟出声。
  “小声点。”她斥责道。
  连连喘息让她的喉咙渴得发干,更加沙哑,为了堵住他的声音,她俯下身,扣着他的后脑勺吻下去。湿润柔软的唇重新降临,将难耐的呻吟都含在唇齿间。
  而在下身,他的手指不知疲倦地搓揉、抽插、扣弄着,带来一波波让人战栗哆嗦的、强烈的欢愉。她在脑中尖叫着,直直坠下几千米高空,然后砰地炸出一片空白。
  ……在这之后,520忽然说5号刚刚经过这里。她当时就怀疑他看到了什么,现在看来,的确。
  沉容息,沉影帝,第一个对她初始好感度为负数的目标。叶蓁蓁弯了弯嘴角,有意思。
  ————
  之后写点小剧场换换口味,不过也是关键剧情
  可以点单:
  1. 载男大学生兜风+一点车震;
  2. 来自国外的电话(讲概念股的,埋线剧情);
  3. 女主的名字由来(涉及一个案子,讲身世的,比较长)
  对了,徐知墨的那个do我有些懒得写了,消化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