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情夫难哄(古言高h 伪出轨 1v2) > 你的骚逼只能被我一根肉棒操h+剧情特别加更
  “对啊,你今晚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跑来了?”,也没乘马车,泽川也不在。
  “不是放了烟火吗?你当街处罚周斯年的那晚,你太困了,迷迷糊糊的跟我说了很多不该小傻子说的话,我就起疑心了,之后周家的桩桩件件,皇上明知道这件事情却装不知道,我就猜到大半了。原本一早就想过来,但我又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怕坏了你的事,谁知,你布了这么久的局居然是为了让他找人刺杀你。”
  白知予笑笑,“左爷爷和皇兄一直抓不住足够把周银拉下台的把柄,他家又把周斯年宠成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我自然想到换个方式对付他们,‘刺杀长公主’这几个字,足够送他们一家去见阎王了。”
  她想到什么,眨眨眼问云聿瑾,“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可怕?”
  云聿瑾低头亲亲她的鼻尖,“我只心疼你还得以身犯险。不过以后不会了,乖乖,只管在夫君背后,你想做的一切,夫君替你做。”
  “可你既已晓得了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我最终想对付的是谁…你……”
  云聿瑾无可厚非的笑了笑,“我同他的关系你还不清楚吗?我叫他一声爹,心里却从未将他视作我的父亲。”
  白知予叹息一声,云聿瑾之前的日子白知予是晓得的,云开诚不仅对他的生活学业都不闻不问,甚至为了向南漫表诚意还会无缘无故朝云聿瑾发脾气。
  而陈若丹虽然豁达,但诚然也并没有多护着云聿瑾,她自己潇洒的游山玩水去了,就把云聿瑾一个人丢在家里。
  是以其实云聿瑾从小就是在一个极度扭曲的原生家庭里长大的。
  白知予觉得有些心疼,她主动去亲吻他,两人唇舌交缠,津液互换,云聿瑾的肉棒在迅速勃起,他不自在的往后退,却被白知予一把握住,云聿瑾闷哼一声,按在她后背的手却诚实的收紧。
  白知予解开他的裤腰带,将那裤子往下扒了扒,伸手握住那半勃起状态的性器,“知予…”,云聿瑾情迷意乱的呢喃着。
  “变大了…夫君好硬……”,白知予故意吐息在他耳边,她伸出舌尖去勾了下他的耳垂,却又故意不往下去,只憋笑问:“回头云开诚被我们拉下水,你作为他的嫡长子,首当其冲。你也做好准备了?”
  云聿瑾翻身压到白知予身上,“唔…长公主说的是,所以臣应该好好服侍长公主,日后也好求长公主一个恩典,饶臣一命,兹当是给长公主暖床了。”
  “嗯…那可两说呢…你看先朝有好几位长公主都养了一屋子的面首,我也想养来着…所以你够不够格…那就得看…啊!”,白知予吃痛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干嘛咬我啦!痛啦!你吸血鬼啊!”
  云聿瑾满眼怒火,“我不许你这么说!想都不许想!”
  他粗暴又急切的来吻她,手摸下去粗鲁的扯开她的裤子,在她尚且不算湿润的小穴里用力的揉搓,“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知予的骚逼只能被我一根肉棒操!你若是敢跟别人男人有什么…我就先杀了他,再把你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