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都市言情 > 热浪 (1V1,H) > 82、与其担心你的鸡鸡保鲜期快到了,不如想
  厉望南的嘴角僵住,慢慢放了下来。
  出人意料的,他没有像往常那样软磨硬泡,依然目视前方,仿佛没听到一样,专注地开着车。
  甘语挑了挑眉,目光微微下移,看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指节已经隐隐泛白。
  几秒过后,敌不过车厢里的沉默,厉望南轻轻地应了一声:“嗯,好。”
  他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差,嘴唇几乎抿成了一道直线。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本来不想问的,怕她烦了自己的死缠烂打想逃离。
  然而终究还是没忍住。
  甘语觑着他的表情,偷偷弯了弯唇角,故意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道:“想给你升个级啊。”
  厉望南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不敢相信似的扭过头来。
  甘语立刻提醒他:“看前面!”
  他赶紧扭回去,把车靠路边停下,才赶紧问道:“那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你?”
  “我需要一个人想想。”甘语说。
  “想什么?”厉望南问。
  甘语瞥他一眼:“想要不要给你升啊。”
  厉望南:“那你准备怎么想?”
  甘语:“?”
  她今天反应本来就有点迟缓,现在更是被厉望南这一句接一句的问号砸晕了。
  “你管我?”她不高兴道。
  厉望南忙笑着摆手:“不管不管。”
  然而摆着摆着他的笑容又僵住了:“你,你不会是想货比叁家吧?”
  甘语眼睛一眯:“什么?”
  厉望南咳嗽一声,生硬地转移话题:“二十多天没有性生活,你万一想我了怎么办?”
  甘语冷笑一声:“想你了就去货比叁家啊。”
  厉望南:“……”
  好好一个他,怎么就长了张嘴!
  “放心吧。”甘语重又靠回椅背上,阴阳怪气道:“没有你的时候,也没见我变成牲口。”
  没想到这话说出来,晚上就被打了脸。
  她已经决定好,走之前不再和厉望南做了,怕自己惦记着和他上床的滋味,影响她的判断。
  然而两人一钻进被窝,厉望南的手只是在她的双乳上揉了几下,小穴里就开始一股一股的往外冒水。
  甘语牢记自己不能变牲口的话,拼命忍住想脱掉内裤坐到他身上的冲动——
  如果连下半身都管理不好,那和那些满脑子精虫的烂叶菜又有什么区别!
  连这点自律都做不到,还能做到什么!
  唉,可是确实是有点爽啊。
  被厉望南摸得浑身火起,却又让她很舒服,真让他把手拿开,她还有点舍不得。
  没办法,她只能反手摸到他的腰间,从裤腰里把手塞进去摸上他的鸡鸡。
  “……”
  好硬,好热,好粗。
  她只是一摸,脑子里都有了那根青筋虬髯的大肉棒子的模样。
  手下的凸起一跳一跳,她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
  两人互相折磨,简直是为何苦。
  厉望南闷哼着粗喘两声,可怜巴巴地问:“真的不用用吗?只剩下两个多月保鲜期了,你一走一个月,就又浪费了一个月。”
  甘语吞了口唾沫:“不用。与其担心你的鸡鸡保鲜期快到了,不如想想怎么提升它的续航能力,这才是你的硬资本。”
  她刚说完,那根粗胀的大鸡鸡又跳了下。
  厉望南:“……”
  她好像在搞雄竞,呜呜。
  他深吸一口气,道:“那你能不摸它了吗?摸到吃不到它真的很着急。”
  甘语说:“不可以,你摸我,我摸你,有来有回才公平。”
  厉望南:“……”
  算了。那就摸吧。
  他实在说不出口“那都别摸了”这句话,毕竟她的胸摸着真的好舒服啊。
  两人的吞咽声不断地响起,在这安静的卧室里,格外明显。
  甘语起身去洗手间冲了冲下身,换了条新内裤,还垫上了护垫。
  只是厉望南的手一伸过来,还是无法挡住她的汹涌。
  她摸着厉望南的鸡鸡,脑子里开始想工作,想生活,想各种不开心的事,甚至想到了今早和父母的决裂,都无法完全转移走下身空虚的注意力。
  她又开始想自己讨厌的人,想到大学时一个特别讨厌的同学,她甚至还和他打过架,又想到了黄晶晶,最后又想到了秦陆……
  一想到秦陆,她倒是真的被转移走了些注意力。
  甘语皱眉想了一会儿,转身面对着厉望南。
  厉望南亲了亲她的额头,一手从脖子下方伸过去搂住她,一手仍是自然而然地放在了她的胸上。
  甘语也继续握着他的鸡鸡,思忖着道:“我给你讲个事情,分散一下我们的注意力吧。”
  “什么事?”厉望南心不在焉地问。
  甘语说:“我和秦陆的爱情故事。”
  厉望南:“……”
  很好,萎了。
  甘语:“……”
  软得这么快?
  保鲜期真的要过了??——
  铁柱:语,你好残忍QAQ
  小雨:清醒的人最荒唐(假装坚强——
  酒崽:呜呜呜他们真的,我哭死
  温馨提示嗷,没有车车
  他俩得憋一下
  走两章温馨的相处小日常
  就开始进入收尾阶段啦~
  收尾阶段预计是还有两辆车(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