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玄幻奇幻 > 我在苍玄捡男人(女扮男装NPH) > 第六十三章那泱泱玩我可好?(H)
  纤手与他十指相扣,被他紧紧按在头顶动弹不得,苏梧秋强硬地挤进她腿间,隔着衣服屈膝抵在她花穴上微微用力揉捻,她被折腾的没了力气,哆嗦着流出爱液。淫水打湿了衣裙,她呼吸颤抖紧紧闭上了眼睛。
  但是她委屈极了,一想到她原本温柔儒雅的苏先生现在变成这副样子对她,她就难过的不行。
  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她咬紧唇倔强的不肯发出一丝声响。
  苏梧秋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突然心中一痛,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
  他停下动作将她抱在了怀里。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的委屈忍不住释放出来,燕洛泱抽泣着哭出了声。
  “……是我错了,泱泱,我不该逼你,别哭了好吗?”
  他轻拍她颤抖的背,下巴在她头顶轻柔的蹭了蹭。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即便原本那么生气,可只要一看到她难过的样子,他就无法不心软。
  即使忘记了和她的过往,此刻他也仍然舍不得她落泪。
  不想让她难过的,是他太贪心了吗?可是真的,不知为何,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无法忘掉她。
  他的感觉,是这样告诉他的。
  记忆中明明只是在宴会上远远看了她一眼,就再也无法自拔……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从此他再也不复往昔的骄傲。
  “泱泱,原谅我吧,我……我真的,很爱你。怎么办,你能不能,就分给我一点喜欢?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泱泱,我对你的好你全都不要,我送你的礼物你全都不喜,我已经把一颗心全都捧出来给你了,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施舍我一点喜欢?”
  燕洛泱蓄着泪的眼睛微怔,脑子里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她的苏先生了。
  即便是苏先生,也没有像他说的一般对她爱的这么深沉卑微。
  为什么?可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不是吗?眼前这个人,也不是她的苏先生。
  ……可是听到他的声音,不知为何她竟会感到心痛。
  明明是她受了委屈,怎么他反倒比她表现的还要悲痛?
  燕洛泱不知所措,抽噎了几声,犹豫着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道:“……没有,没有不喜欢。”
  苏梧秋愣了愣,然后忽然笑了。“泱泱在可怜我吗?”
  “不,不是的……”她只是觉得他所在的这个幻境很让人心疼。
  苏梧秋胸腔一暖,更加觉得她惹人怜爱。不由捧住她的脸亲了亲她红红的眼眶,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他低笑,“怎么那么善良啊,我的泱泱?怎么,看不得我失落?早知道,我就早点装装可怜好了,那样你是不是就会怜惜我,喜欢上我了?真可爱……”一个个柔软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鼻尖上,嘴唇上。
  燕洛泱变扭地别过头,红了耳根。小声嘟囔着:“才不是呢……”
  他掰过她的脸,轻笑一声,“要好好看着我啊,既然没有不喜欢,那就要和我继续洞房啊。”
  这次的吻是温柔的,如初春的微风让人沉醉,她闭了眼不自觉沦陷其中,脑子里其他的东西全都想不起来了。
  “唔……哈啊……”
  苏梧秋松开她,两人的唇角拉出一道暧昧的银丝,他眉目俊朗,笑着的时候更像是一副优雅的古画。
  燕洛泱看呆了,本来就不太清醒的脑子更加迷糊。
  “泱泱好乖……我好开心啊。”他满足的无以复加。
  燕洛泱红了脸。
  不知怎么的,她就被他抱在了怀里,整个人红的像剥了壳的虾仁,浑身发烫。
  苏梧秋圈着她的腰身,低头含笑落笔,诛仙笔的笔尖落在她白皙的大腿上轻扫,带来酥麻微痒的感觉,她攥紧了他的衣袍,害羞的颤抖着埋进了他的胸膛。
  “不要……”她的声音细如蚊蝇,还有点抖。
  大腿上开出艳丽的梅花,如上好的宣纸一般展示着高雅的诗句。
  “别写了……呜呜梧秋……”
  她羞耻落泪。
  苏梧秋清了笔身,白色的软毛重新变得干净,他执笔顺着大腿滑过她挺翘的小屁股,惹得她哆嗦了一下。
  “不是泱泱说,任我做什么都行的吗?”
  “……”她只是觉得他太可怜了觉得有些愧疚才想补偿他的好吗?谁知道他怎么这么多变态的想法!
  果然,这一定不是她的苏先生……
  她晕乎乎的,还在费力地想着,忽然被他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躺在他怀里。
  “唔——!”她猛地咬住了指尖,眼底渗出泪花。
  双腿被他分开,花穴上方肿胀的阴蒂被柔软的笔尖扫过,瞬间传来一阵又酸又麻的奇怪感觉,像被无数根细针扎了一下,但是又不疼。
  正常大小的诛仙笔笔身只有一根手指粗细,但是微蓝笔身色泽如玉,刻着凹凸不平的古字。
  软毛扫过阴唇来到了细小的穴口,在这里打圈。
  “……泱泱真敏感啊,舒服吗?我的诛仙笔都被你打湿了呢,现在,没有墨水,也能写字了泱泱。”
  燕洛泱羞愤欲死,颤抖着握紧了他的胳膊,“不要了……我不玩了,拿、拿开……啊!”
  真的太难受了……
  燕洛泱抖着大腿呜咽着落下一行泪,眸中满是哀求。柔软的笔毛不停地在她花穴来回打圈,燕洛泱失神头皮发麻,小嘴微张喘个不停。
  “泱泱不喜欢……那我换一个便是。”
  话音刚落,冰凉的笔身插进了小穴。
  燕洛泱呼吸一滞,绷紧了大腿。
  诛仙笔虽然不粗,但很长,轻易就能碰到她的花心。而且笔身浮凸的古字,更是抽动时轻而易举地蹭到她的敏感点。
  “太、嗬啊!太深了!不行,拔出来呜呜……”
  苏梧秋动作不停,依旧深深地捅进去再抽出一半继续抽送。
  粘腻的爱液裹满了笔身,燕洛泱控制不住抽搐着夹紧了笔杆,仰头尖叫着喷出一道水液,打湿了他的腿。
  她偏头埋进他怀里,肩膀一抽一抽地抖动。
  他把她捞出来,满是泪痕的小脸通红,水雾朦胧的眼睛迷离的看着他抽噎道:“别玩了……梧秋别玩弄我了呜呜……”
  他喉咙一紧,喑哑道:“……好,不玩了,那泱泱玩我可好?”
  他除去衣服,露出了高高挺立的肉棒。
  他在她含着诛仙笔的时候就恢复记忆了,但是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还想要更多……
  苏梧秋低喘着,撸动了两下性器,诱哄她摸了摸龟头。
  “嗯……泱泱玩玩它好不好?像这样,亲亲它,摸摸它……”
  她怯生生地两手握住了它,犹豫着难以下嘴。
  “……求求泱泱了,好吗?”
  燕洛泱咽了咽口水,满脸欲色的苏先生,好诱人……
  她握着他的肉棒,摸一摸他就会轻喘,感觉,确实像她在玩弄他一样……
  她不由胆子大了起来,伸出粉嫩柔软的小舌轻轻舔了舔铃口,他呼吸粗重起来,摸上了她的头,凤眸水润,好似在祈求。
  燕洛泱只觉得一把火直冲头顶,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苏先生在被她玩弄。
  燕洛泱被迷的五迷叁道,努力地舔吃着柱身,想吃下硕大的性器。
  可是它太大了,她只能勉强含住叁分之一,舌尖抵住铃口轻搅,含不住的口水顺着紫红的柱身流下,小手抚慰着吃不下的地方。
  苏梧秋看着她乖巧努力吞吃着肉棒的样子红了眸,忍不住按住她的头顶微微在她柔软嫩滑的小嘴里抽送。
  “哈啊……”性感的低喘倾泻在头顶,虽然有些难受,但是燕洛泱更加卖力了。
  他真的很懂如何让她投降,只要适当的示一下弱,她就会关心地扑上来安慰他。
  他的泱泱怎么这么好,又好又傻,很好猜。
  他忍不住插进了她的喉咙,见她流泪难受的样子急忙停了下来,可她却傻笑着佯装无事,“我不难受~”
  好乖……
  苏梧秋忍不住了,猛地按住她的头压了下去,挺腰快速抽送,他微微控制着分寸,偶尔捅到她喉咙爽的头皮发麻。
  燕洛泱呛出了泪花,但还是努力克服。
  “泱泱,你——!”
  苏梧秋脑子一空,再也控制不住挺腰用力抽送,深入她的喉管顶弄了数十下,才低吼着射了出来。
  “咳咳!咳……”
  “哈啊……泱泱?泱泱没事吧?对不起,是我太放肆了,我没忍住……”
  他抬头抹去她的眼泪,愧疚地看着她。
  燕洛泱觉得值了,眼神亮晶晶的,虽然真的很难受,但是苏先生好像很舒服,是被她玩弄的,不敢想象……
  她傻了吧唧的,醉的不轻。
  苏梧秋叹息一声,也不好意思再做下去了。
  他抱着她掐了个净尘决,躺到了床上。
  “真是个傻姑娘。”他弯唇一笑,揽紧了她的腰。
  燕洛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小脸甜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