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星际麒麟 > 金,伽蓝过去番外下(含星兽马戏团)
  金对预言什么的没多大兴趣,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找了本机械改造书,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一等就是好几个钟头,伽蓝才终于从书海中抬起头。
  “走吧。”
  “就这?”金真是服了伽蓝,费了这么大力气绑架自己就为了到星网图书馆查资料!
  “你确定?”
  “再不走就有麻烦了。”
  金:“……”总觉得这家伙话里有话。
  两人刚出星网舱,就听到了喧哗声。
  “有联邦军巡查!快撤!”
  “该死,怎么早不来晚不来,我这局一定能赌赢!”
  “快跑吧,别废话!”
  金扫了眼伽蓝,非常怀疑是这家伙惹来的追兵,不过雇主嘛,只要给钱给的够,他的服务就周到。
  “说吧,是想现在被带回去还是以后被解救?”
  “现在恐怕不行。”
  伽蓝话音刚落,一道能量光束就穿透了墙壁毫无预兆的射向了他们。
  金一把将他扯开,他们旁边还没来得及被运走的星网舱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钱啊!”老板发出一声惨叫。
  金带着伽蓝转身飞快逃跑:“冲着你来的?这可不像是联邦军!”
  “啊,与其被他们绑架,不如被你绑架。”
  什么意思?金突然觉得,伽蓝是因为预感到了自己要被绑架,所以干脆自己选了个绑匪!
  把自己脑中突然闪现的这个念头暂时放一边,金边跑边问伽蓝:
  “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怎么每次绑架都不太平?”
  “应该是有人觉得我挡路。”
  想想这家伙的身份,金一边拍飞前面的人一边表示理解:
  “好像也没错,你什么都不做都会有人觉得你碍眼。”
  “别说那么直白!”
  “那如果不是我,你会被这些家伙绑架?”
  伽蓝没直接回答:
  “总之,我觉得与其等着让别人来绑架我,不如我绑架自己。”
  金已经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伽蓝真的知道自己会被绑架,至于是预言还是别的什么……
  “对被绑架这么有信心?”金调侃。
  “这是命运。”
  “哈!别这么神棍!”
  “先保护好我再说吧!”
  后面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而且下手也越来越狠,可见不是什么联邦军,更像是被雇佣来的亡命之徒。
  金回头看了眼,竟然看到了熟人!他忍不住嘀咕:“真倒霉,快跑!”
  伽蓝不知道追杀自己的到底是谁,不管看金这个态度,就知道情况不妙。
  两人拔足狂奔。
  金和伽蓝的实力都是B+,跑路的速度不算慢,在加上金对地形熟悉,很快就跑到了他们藏星舰的地方。
  只可惜,他们不太走运,那里已经埋伏了一群人,他们刚感应到有人就被包围。
  “好久不见,金。”撒迦从阴影中走出:
  “做了佣兵?从反叛军脱离后你这个背叛者越活越回去了。”
  伽蓝诧异的看向金,身为联邦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继承人,他知道不少普通人不知道的内情。
  比如,自由星域反叛军成员九成都是克隆人,另外一成是机械生命体和其他种族!
  金显然是前者!
  克隆人的存在被全星际抵制,反叛军更是被全星际通缉的反人类组织。
  “亚伦家的大少爷,你没想到‘绑匪’还有这层身份吧。不过现在知道也没什么用了。”
  数十支能量枪指向两人的额头,撒迦显然不打算放过金和伽蓝,他抬起手,只等放下就灭了他们两个。
  “那个……”金突然开口:“撒迦。”
  “怎么,打算叙旧?晚了!”他手正要放下,却看到金笑了。
  撒迦顿觉不妙,却已经晚了!
  金和伽蓝身形一沉不见了!
  只听轰的一声,旁边那艘破烂舰船瞬间爆炸。
  直到这时候,伽蓝才明白,金离开舰船时候挖的这个坑是干什么的!是用来埋……不,掩护他们自己的!
  等火光弱了一些,金立刻拽着伽蓝爬出那个坑。
  那几十个反叛军倒在地上,金扫了撒迦一眼,还有气息,但他什么都不打算做,而是对伽蓝说:
  “他们的战舰应该停的不远,走!”
  等上了舰船,金摸着那崭新的操作台感叹:
  “嘿,这次能多赚一笔了!”
  伽蓝:“你真的是……”
  “嗯。”金没否认,看他:“我是反叛军前成员——金。
  怎么,打算告发我?”
  伽蓝看着金的眼睛,笑了:“那你混的确实不太好。”穷的和反叛军的画风不搭。
  金:“……”
  “我以后继续雇你好了。”
  金笑了,决定礼尚往来:
  “你也来做佣兵吧,怎么样?一定比现在的生活有趣。”
  见伽蓝诧异的看过来,金挠了挠头:
  “我觉得你这个人还行。我们搭档应该不错。”
  伽蓝有些动容,没想到金的下一句就是:
  “下次你下单绑架自己我可以给你打折。”
  “真是谢谢你!”
  “不用客气。”
  伽蓝:“……”
  他们当然不会立刻放下防备,但后来被“绑架”合作多了自然就熟悉了,多了同伴的默契和信任。
  伽蓝发现,金竟然要养一个星球的克隆人。
  他们的基因修复药剂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所以他才会那么穷困潦倒,那么死要钱。
  “你好歹也算是个球主。”做佣兵后伽蓝偶尔也会调侃:“过的这么惨。”
  “毕竟那么多人要吃饭,能像我这么能赚钱的人可不多。能活一天是一天,克隆人嘛,每天都是赚的,说不定我哪天就基因崩溃死了。”
  金叼着螺丝修理着舰船的破洞:
  “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亚伦家族水那么深。”
  “我不知道。”伽蓝叼着草叶仰望星空,它们一直璀璨而绚烂:
  “要看命运的指引。”
  金:“……你最近又看了什么星网肥皂剧?怎么越来越神棍了。”
  伽蓝没理会金的调侃,闭上眼说起某个未来:
  “总有一天我会遇到那样一个人。善良美好,能让我得到心灵上的安宁和幸福。”
  金夸张的抖了抖,拍了拍身上竖起来的汗毛。
  “你不相信?”
  “我信。”修好了破洞的金伸了个懒腰:
  “你想遇到总能遇到的。”
  “你也能。”
  “这也是你的预言?”金瞥他:“等我活到那一天再说吧。”
  “嗯。”伽蓝靠坐在岩石上,望着无尽星空,低声说:
  “我看到了,会的,我们都会遇到那个人。”
  ****
  “伽蓝,快起来!”
  伽蓝被金喊醒,过去的记忆入梦让他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今天星兽马戏团第一天营业,你可是主持人,别偷懒。”
  伽蓝看清穿着小丑装的金瞬间清醒,笑出声:“真要开?凯恩斯一定会炸!”
  “他还在几个星域外处理机械体的烂摊子,要趁他回来之前干!
  等他回来就做不成了!”
  “没错!”伽蓝立刻跳起来整理衣服:“林麟那边准备好了!”
  “好了!”
  事实上是,林麟实在敌不过那么多星兽期盼的小眼神,不得不答应开这个“星兽马戏团”。
  “大人,大人,我就是想和您一起表演。”
  “空中飞人!飞人!”
  “我会录下来的,要珍藏一辈子!”
  “我要和您一起创造美好的回忆!”
  林麟被众星兽期待的小眼神看的有些发晕:“……好,好吧。”
  白炎:“让开让开,只有华丽的本大爷适合做小林麟的坐骑!”
  呐:“我,我,我要和麟一起!”
  “我也要!”
  “我也要!”
  林麟无语望天:“……”刚才不是还说要表演空中飞人么?为什么要有坐骑啊!?这要怎么表演,骑着星兽飞全场么!
  搞不懂(°ー°〃)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_?),上一次看马戏表演是什么时候来着?对了还是在地球上和林麒一起。
  都有什么节目早就忘了!
  (???﹏???)临时抱佛脚来不来得及!?
  林麟打开光脑开始查资料。
  星际绝大多数地方早已禁止动物表演。
  查到的内容十分的古老……让星兽跳火圈?骑单车!?orz完全没有参考意义!
  “林麟大人,您不用担心,节目我们都想好了!”
  焦虑中的林麟:“哎?想好了?”
  星兽们齐刷刷点头:“对!和萨多,索伊,冥狼都商量好了呢!”
  和金,伽蓝,洛特商量过了?林麟放心了……就是隐约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
  ****
  星际已经很久都没有马戏表演了,今天竟然有了例外!
  不但费用全免,还能看到传说中的星兽们和星际闻名的林麟一行人,偏远星系的民众们兴致高涨,一得到消息就乘坐公共星舰到了林麟他们的移动堡垒卫星,“星兽马戏团”卫星上。
  迎接他们的,是拟态模样的星兽们。
  “欢迎光临!”
  他们得到了免费的蔬果零食和肉排,还有各种机器人送上游玩手册。
  “这是我们星兽马戏团第一天开业庆典!今日免费!只要在星网上给我们多多宣传就行了!”
  伽蓝笑得直不起腰:“金,这真的是你策划的!?”
  “喂喂,我只要养林麟一个就行了。”
  金难得被伽蓝笑得有些窘迫:“现在我可不穷了!只要林麟开心就好!”
  看到这么快就来了上万人,林麟是有些吃惊,而且被星兽们影响也情不自禁的开心兴奋起来。
  只是没想到星兽们说表演就表演,伽蓝只说了两句开场白,它们就等不及了!
  “看我们跳火圈!”八九个星兽排排站,瞬间变化成原型,然后……开始吐圈圈。
  林麟:(?°?°?)她第一次知道,“跳火圈”这个节目,是自己吐出来个火圈跳的!
  而且不止有火圈,还有水圈,冰圈,金属圈,黑洞圈……〣(oΔo)等等!差点儿把观众送进去!
  好在充当安保的洛特反应及时,把那个误入“战圈”的小孩子及时拎了出去。
  然后林麟就见那些“圈”乱做了一团,火圈套水圈,水圈套冰圈,空间圈把火圈给吞了,星兽们的跳圈也乱了套。
  “喂,那是我的圈!”
  “还回来!”
  林麟扶额,战圈好危险!
  突然她注意到,另一头出现了骑单车表演……可为什么是呐在演啊!
  它,它没有腿,所以用尾巴卷成了S形,夹住了巨大的独轮车,用尾巴尖着地,狂奔……Σ(°△°|||)︴
  呐,你还好么?!
  一扭头,就看到了小暗的马戏表演……它变成了巨大的恶魔形态,拿着叉子,插观众们的肉排吃……(°ー°〃)?
  “幼崽,到我们表演的时候了!”
  (和星兽们抽签胜出的)白炎冲过来瞬间化作巨兽,不等林麟做好思想准备,就把她叼到了自己的背上。
  “出发!空中飞人!”
  林麟赶忙抓住白炎脖颈处的长毛,就见它一个纵身带着自己飞向跳圈,额,战圈的方向。
  星兽们像是早有准备,也不乱了,都飞快地吐出(凝出)一个个各种属性的圈。
  白炎带着林麟飞了起来,越过一个个圈……身后跟着一群星兽一起飞……
  林麟:“……”有点儿刺激,还很好玩儿,可这叫空中飞人嘛?
  “幼崽,坐稳啦!”眨眼间,他们已经越过了数十个“圈”,如同越过天空中的七彩流光。
  接着白炎一个纵身跳向呐的方向,正在用尾巴尖狂奔的呐接到讯号立刻一甩尾巴,激动的把独轮车给扔了,砸在地上碎了一地。
  整只兽直成了一条,飞上天空,尾巴一扭,缠住了白炎一只爪,然后再一甩把白炎丢远了……
  坐在白炎身上的林麟:(?°?°?)?等等,呐是在cos空中飞人半空中的绳子么?
  orz这是什么操作啊!
  不等她反应过来,呐反复操作,星兽们一个个cos了一次空中飞兽,然后落到了小暗面前。
  叉子尖上已经又插好了一大串肉排的小暗,表情狰狞的cos起了暗黑破坏神大boss,挥舞叉子,把一块块肉排当做暗器丢了出去!
  被星兽们一点儿都不浪费的飞起来接住吃了……
  林麟(?°?°?)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这,真的叫空中飞人么?
  金:“……”他也没预料到,星兽信心十足的表演是这样的,整个人都呆滞了!最大的问题是,林麟会喜欢这种马戏表演么……
  他第一次这么没信心!
  伽蓝:“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他笑的胃都疼了。
  凯恩斯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看到目瞪口呆的人群,耍宝的星兽们,呆滞的林麟小姐,S阶机械生命体气场大爆发,差点儿给现场所有人和兽都来一场“审判”!
  半小时后,观众们都被送出了卫星,星兽们也被撵出了大气层(它们恋恋不舍,因为不少星兽还没来得及表演),凯恩斯说教开始:
  “就算我不在,你们就不能节制!?你们到底有没有身为正常人类的自觉……就算你们都不是正常人类,难道就不能做一些正常人干的事!……”
  林麟低头神游天外听训,洛特面无表情的懊恼,刚才自己没来的及加入表演!
  伽蓝则低声和金说:
  “我刚才睡觉的时候,梦到了过去的事情,我还总被你‘绑架’那时候。”
  金立刻回忆起了那些经历,也压低声音回答:“啊,感觉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是很久了。”伽蓝笑着看向金:“还记不记得我那时候的‘预言’……会遇到一个人。”
  金愣了下,接着脸上绽放出笑:“当然,我遇到了。”
  “是啊……”
  两人突然沉默。
  凯恩斯的说教还没结束,林麟已经决定再也不要开马戏团了,一扭头就看到金和伽蓝都在在走神,她轻嗯了一声,用眼神询问:
  怎么了?
  金,伽蓝异口同声:“没什么!”
  凯恩斯(▼ヘ▼#):“没什么?你们搞出来的烂摊子还说没什么!今天晚上,你们都给我去丢垃圾!”
  林麟:“啊!”
  金,伽蓝:“凯恩斯,明天再说吧。”
  洛特拿出《麒麟养育手册》:“熬夜不利于健康。”
  凯恩斯:“你们这帮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