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仗剑(gl武侠np)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色刚见变暗,一辆马车过了城门排查后向外疾驰,车夫一脸喜色地挥舞鞭子,心中感慨着金主的大方。
  不过是普通地去一趟江城小镇罢了,车上的那位主竟然掏出了十锭金子作为佣金,跑完这趟后他下半辈子日子都不用愁吃穿了!
  车轱辘转的飞快,车内的晃动也比较大,游澄坐在里面双手捧着游卿的头,看着他那血管狰狞又铁青的眼眶,便忍不住又是鼻子一酸。
  “呼哧,~喝~”
  游卿面上被一副精铁打造的嘴套盖住,四肢的几个主要关节上有银针深埋其中,用来限制他的行动。
  尽管如此,在他不知疲惫的奋力挣扎下,马车的车板还是被刮掉了一层木漆。
  “你说的那个人真的能救大哥吗?”两日的疲惫令游澄眼眶深黑,可她还是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双指压着游卿的太阳穴,用体内为数不多的内力压制他脑袋里的蛊虫。
  肆瞳闻言半晌没有回应,她单手撑在车窗上,静静看着外面被枯黄落叶堆积满的道路,眸中神色略微低沉。
  现在连京城也即将入冬,恐怕北关山那边早就是冰天雪地了,商迟出发的那么急也没做什么准备,此去颇远怎能叫她安心得下来?
  “这位姑娘,在下方才的话你听见了吗?”游澄干涩着嘴唇忍不住反复地询问,犹如将死之人用力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望向肆瞳。
  “我大哥他真的能……”
  “听着。”肆瞳狠狠一皱眉头,妖艳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悦之色,她打断游澄的喋喋不休,语气微冷地道:“我可以保证你大哥去江城之后能像个人一样的活着。”
  “如此就好。”游澄一听脸上当即浮现出几分喜色,但在看见肆瞳眼中若隐若现的杀意后,她的后背顿时渗出了一片冷汗。
  游澄忍不住向后靠了几分,潜意识告诉自己,这个女人,绝对非常危险。
  肆瞳也不管这人提防的神色,她面无表情地挥手合上车窗,鲜红指甲轻捻发丝,嘴唇轻启毫无波澜地道:“如果商迟能够平安带人回来,那是再好不过。”
  “若是她们其中一人出了问题,我也可以保证,你们两个人绝对会生不如死。”
  游澄闻言咬紧了牙齿,勉强让自己表现出不是特别害怕的模样,她深知眼前这人没有在骗自己。
  商迟倒还好说,可那个天朝的女官被押送走已经多日了,且不说她内力全封这一路的颠簸下来是死是活,只怕这人一到边境,就会被游国军队推至阵列前当即斩首,以在开战之前壮大军威。
  游澄暗中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好让自己恐惧的情绪通过疼痛冷静下来,现在的她绝对不能露出马脚。
  距离她们到达北关山,应当还有一月路程路程!只要大哥能够被医治好,到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先寻后路了!
  ……
  “你们怎么不说话呀!小迟她到底怎样了!”
  白灵儿气的脸颊鼓的溜圆,她盯着这两个坐在茶桌前安定喝茶的女人,尽管已经快要抓狂,却还是无可奈何地跺脚坐了下来。
  影洱轻轻放下茶杯,看着小姑娘炸毛的姿态心中忍不住勾起嘴角,可她语气却依旧淡然地道:
  “我已经与你说过了,商迟有事离开京城了,你呢,就安心就在这里,等到她回来师傅自会送你出宫的。”
  “这我怎么可能安下心来!!”
  白灵儿咬牙凑上前,双手压在案上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她到底去哪儿了?她不可能会丢下我一个人离开的!”
  “这啊,你就不用操心了,没事呢,你就多练练我师傅教给你的调息方法,这对你身上累积的寒毒有很大好处。”说着影洱捧起茶杯淡定地喝了一口。
  “哼!”白灵儿闻言一撅小嘴,影洱便心知这小妮子才不可能如此听话。
  “殿下!门外有女帝侍卫传来口谕,想要请您前去望曦亭赴宴。”
  身穿甲胄的女侍卫静静立在门外,看着书卷的白发女子轻声应下,随后挥手道:“本宫已知晓此事,你且退下罢。”
  “她怎么这个时候要见师傅你?”影洱在得知了陵王与游国的苟且之事后,便将所有告知给了司徒葵。
  女人一眨不眨地盯着书卷上描绘的图画,在神色淡然地翻过一页后才徐徐道:“天朝的北关山已经入冬了,顾琳琅现在找我,无非就是想要做笔生意罢了。”
  “生意?”影洱半知半解地点了点头,却见司徒葵抿了口茶水后站起了身,对她嘱咐道:“我今日赴宴之后可能要闭关一段时间,若是天朝有什么变故发生,你且照顾好这个丫头。”
  “……,是师傅。”闻言,影洱的眼神略微暗淡了几分,师傅这一去闭关不知又要多少日子见不到她了。
  本以为这人会对自己说些体己话,没想到还是在惦记这个小丫头的安危。
  司徒葵站起身收好书卷收进怀中,这段时间商迟已经将残缺的心法补全了,她已经将长生功法修炼至了第四层,也是时候将两种功法的内力融汇到一起了。
  她伸手看了一眼淡红色血管若隐若现的掌心,眉毛轻微地向下垂落了些许。
  自己的身体比预想的还要伤的厉害,若在不安下心来好好调理,恐怕真就要如曲白莎说的一样了。
  白衣之人前脚刚踏出殿门不久,便有人紧跟着站起身,小步紧凑地向外摸去。
  “你又想去哪里?”
  影洱额角青筋微跳,她一手抓着白灵儿的衣领,后槽牙紧咬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才一眼不见,这小东西就悄悄摸到了门口,要不要趁着师傅不在,她干脆把白灵儿的内力给封了呢?
  “喂…!你在想什么,表情太奇怪啦!”
  白灵儿看着影洱漆黑的脸底,忍不住用力动了动身体,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刚刚觉到了后背隐隐约约的杀气。
  “啧,你给我老实点就行!”影洱强按住心底呼之欲出的冲动,想要将人拉回殿内。
  谁知白灵儿突然啜泣出声,整个人耍赖一般直接蹲在了地上,大声喊着我不要,我不要,顿时将殿外女侍卫们的目光通通吸引了过来。
  影洱见此不禁一拍额头,她按住隐隐跳动的太阳穴深呼吸了几口气,咬牙想着那个已经到了百里之外的女人,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商迟!待你回来,我定要好好与你算一算这个小东西的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