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科幻灵异 > 表小姐只想活下去 1v1 > 找到刺青狐狸
  燕璇暂时不打算告诉他爷爷和施秀玲之间的恩怨,说道:“你爷爷能帮你借运改命,应该也能帮你借功德复活,你现在赶紧将他找来吧。”
  燕璇故意说些替他着想的话,这么些年,严钦平不可能只等着爷爷入梦来联系他,他肯定有其他联系爷爷的法子,可以通过他将严邵庄引来京城。
  “将要说的话写在纸上,然后将纸折成鸟模样,浸入鸡血里,浸透之后再用火烧掉,烧的时候默念我爷爷的道号,纸鸟就能将消息带给我爷爷。”
  “这样呀,你现在也写不了字,折不了纸,不如我做个好人,帮你做一个吧。”
  “那便多谢您了。”
  “客气,我看你现在也无处可去,就暂时安身在这个纸人里吧。”
  燕璇拿出个阴木做的纸人,用朱砂鸡冠血点上纸人的眼睛。
  严钦平完全没做防备,还以为她真想帮他,千恩万谢地进了纸人里面。
  可没想到才刚一进去,燕璇就用朱砂鸡冠血将纸人给封住了。
  “燕小姐,你这是做什么?”严钦平惊慌问道。
  “严大人放心,我说帮你找来爷爷,就一定会帮你找来的,不过我需要你爷爷帮我个忙,怕你爷爷不答应,只能委屈你在这里面待上一待了。”
  燕璇按他说的找了一张白纸,写上“爷爷,速来京城救我”几个字,而后折起来,用鸡血浸透,烧掉。
  一切做完,燕璇并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也不知究竟能不能传到严邵庄那边去,不知他多久能来,只能耐心等着。
  外面大家将严家的血案和前两天陈家的血案混为了一谈,认为两家先后被灭门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一时间京城里面人心惶惶,天没黑家家户户就都关了家门,连客栈都早早打了烊。
  街上巡逻的捕快增加了许多,白日黑夜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巡逻各处,一面为了寻找燕璇这个通缉犯,一面为了防止再有惨剧发生。
  然而他们的出现却并没有让人放松,反而更生出了几分紧张的气氛,加上这阴沉沉的天气,愈发让人觉得压抑恐怖。
  夜深了,只有花太岁那一群小猫儿还不停穿梭在各家墙头房顶角落里,逐家逐户寻找着刺青狐狸。
  亥时末,天空又下起了雨,雨水给猫咪们寻找带来了些许不便,花太岁轻巧落在一家商户楼上,屋里老板老板娘已经睡下,货房里还有声响传出来,从窗户缝里,能看见货架后面一黑一白,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身影。
  花太岁绕着屋子看了一圈,也没能看到黑暗中那女子的面容,于是它舔了舔爪子,对着面前纸糊的窗户来了一爪子。
  这下总算看清了里面的场景,男人身下,女人被汗水打湿的精致小脸娇艳无比,嘴里嗯啊出勾人心魂的呻吟声,正是它要寻找的施秀玲。
  总算找到了,花太岁又舔舔爪子,张嘴打了个哈欠,这就朝宋府去了。
  燕璇已经睡下,听到它的声音,瞬间坐了起来,赶紧起身衣裳,让花太岁帮忙去前院通知宋青阳一声。
  燕璇还是决定穿男装出去,一般人想不到她会是宋府病怏怏的表小姐的。
  等跟着花太岁赶到商户家里,雨下得更大了,宋青阳抱着燕璇轻巧翻进院里,踩着花太岁猫爪印来到了一间偏僻的小房间前。
  听声儿他们已经到了爽快之时,燕璇从窗户破口处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施秀玲一双眼睛变成了和花太岁一样的竖瞳,抱在男人后背的双手长出了利爪,正摸着往他心脏处扎。
  “妖孽住手!”顾不得掩人耳目,燕璇高声呵了一声。
  声音吓到了刺青狐狸,它瞬间又变回了原样,惊慌地躲进男人的怀里,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们是什么人?”男人满是害怕,可也还是挡在刺青狐狸面前。
  “我们是来救你的人,你身后的女人就是严家杀人剜心的凶手。”
  “胡说,这么个娇滴滴,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子,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剜心的凶手,我看你们才是不怀好意的歹人!”
  男人不相信燕璇的话语,那刺青狐狸嘤嘤哭泣不停,眼里却是一点泪花都无,可男人看不见,男人只看得见刺青狐狸貌美如花的脸,和矫揉造作的姿态。
  燕璇不知该如何证明,正此时,楼上睡觉的老板披着衣裳下来了,估计也是听见声儿了,他看见燕璇和宋青阳两个陌生人也是惊恐,远远询问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又问伙计怀里裸身的女人是哪来的?
  面对老板的询问,伙计坦白说道:“今天早上开店门的时候,我看见这个娘子独自一人坐在门口,她说她是从富贵人家逃出来的小妾,求我给口饭吃,我心一软,就将她带进来了。”
  “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这娘子生得这么好看,我怕老板娘瞧见防备。”伙计说着,看了老板一眼,老板娘防备什么,不用说明也知道。
  说罢,男人又道:“娘子愿意跟我,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就算是我的妻子了,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她的。”
  男人虎视眈眈看着燕璇他们,大有只要他们敢动,就和他们拼命的架势。
  燕璇嗤笑了一声,“妻子?你不若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模样,这样一个美娘子,为何巴巴地要跟着你一个无钱无势的小伙计?你不会以为她是真的喜欢你这个人吧?”
  “不是有句老话说好汉无好妻,赖汉子娶仙女吗?天仙儿就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就像牛郎和织女,七仙女和董永,不都是如此吗?”
  ……天仙儿喜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燕璇不知道,燕璇只知道刺青狐狸肯定不会喜欢他这样的男人。
  燕璇还想说什么,被宋青阳拦了,“废话少说,等我拿下它,他们就知道其究竟是人是妖了。”
  宋青阳伸手点了男人的穴道,正要去抓他怀里女人时候,却不料远远站着的老板突然大叫起救命来。
  声音很快引来了附近巡逻的捕快,燕璇暗叫不好,赶紧往地上抓了一把湿泥抹在了脸上,以防止捕快一眼就认出她是通缉令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