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她们的世界(GB女攻) > 18白月光文学:白月光女主人×恋爱脑男总裁
  失魂落魄后,终究是要回归现实的的。
  林初晰身上盖着言燚为她准备的薄毯,就着手里行政助理送来的热可可啜了一口,对坐在她身边一脸关切的男人露出一个稍显疲惫的笑。
  “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可是你……”言燚顿了话音,还是很担心她,“要不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陪着你,好不好?”
  林初晰轻轻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放下手里温热的纸杯,深吸一口气,决定告诉他一个不太美好的故事。
  ……
  大学毕业叁个月的林初晰终于找到了一份咬咬牙就能坚持下去的正经工作。合租的室友比她早步入社会一年,各方面都对她有所帮扶,于是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后,询问了室友的取向,准备请她吃顿饭。
  室友灵光一现,想起不远处新开了一家清吧,装修风格很讨她喜欢,于是提议去那里玩玩儿。
  林初晰不太喜欢酒吧夜店这种嘈杂的地方,但既然是清吧,朋友也殷切,还是点头答应了。
  那里确实和她偏见中的酒吧不一样,装修布置清新文艺,乐队演奏的歌也是安安静静的。下班后邀着同伴闲适地喝两杯低度小酒聊些家常,悠闲又松弛,这些倒很合她意。
  室友选这里还有一个隐秘的小心思。
  据说酒吧的老板很帅,而且常常会来店里亲自调酒,她也想饱饱眼福。
  很幸运的,她们去的时间段,老板刚好过来看店。
  不得不说,探店博主的话还真没造假,男人长的确实不错,至少没让室友失望。
  店里的人不多,坐在调酒操作台那排位子上的人中就她们两个女孩子。林初晰被一个没眼力见的男人纠缠了许久,因为女孩子没敢说重话,那人就算被拒绝也越挫越勇,势必要拿到她的联系方式。
  朋友也帮着她脱身,可那人压根不将她放在眼里,自以为是的油腻撩妹,甚至想对她动手动脚。
  刚出象牙塔,又被有爱的家人朋友们保护得很好的林初晰一下子就懵了,心里抗拒不已,身体却僵硬得不敢动弹。
  后来还是老板发现了异常,亲自出面把那混蛋赶出去的。
  还心存愧疚地免了两个女孩子的消费。
  回过神来的林初晰连连摆手拒绝,白玉似的耳朵尖都红了。
  有了这次接触,她那爱喝酒的室友再拉着她跑酒吧也不怎么抵抗了。
  男人明显对她有好感,听她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笑眯眯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柔情似水的样子都快把她盯化了。
  对方举止得体,行为绅士,成熟又有阅历,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的林初晰很容易为这种人心动。
  再后来两个人渐渐熟稔起来,也进入了所谓的暧昧期,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林初晰的身上有一种魔力,让人感受到放松,自然而然地想向她倾吐一些不堪忍受,但无从发泄的秘密。
  在表白心事以前,男人将自己深埋于心的秘密剖开来,说给她听。
  男人的家庭情况并不好,高中毕业也没考上什么好大学,边干脆不往上读了。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扛着一包行李,独自坐了一千多公里的火车,南下去工厂打工挣钱养命。
  他的年岁小,面容还没完全长开,但也称得上清秀。营养不良导致他体型偏瘦,看起来就像个高一点的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对什么都不了解,说话细声细气,待人做事也小心谨慎,看着就好欺负。
  他也确实被欺负了。
  厂里的男人多,外面的女孩子看不上他们,外出找鸡又费钱,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孩身上。
  他一个人来的,也没人能帮他撑腰,这种事说出去他也别想好过,便只能忍气吭声的受着。
  一开始不是没想过反抗,可力量悬殊太大,被揍得满嘴血沫还是要被扒了裤子捅屁股。
  一开始是两个人,后来叁个、四个……他们做事从来不藏着掖着,来感觉就把他捞起来了干一通,淫靡声和腐朽味充斥着整个屋子。男的都是下半身动物,听硬了也不管性取向是什么,抢过来把他压在身下发泄完兽欲就像垃圾一样扔掉。
  一个寝室装了十个人,九个都上过他,哪怕里面还有人有女朋友。
  这种事不能大肆宣传,但粗痞老爷们也懒得藏着掖着,甚至还跟厂里其他的朋友们宣传过他的屁股,自此,便时常有不认识的人敲开寝室门来轮流侵犯他。
  他被折磨得不敢下工,恨不得一天到晚都钉死在工位上。精神肉体都承受不了这种摧残,他在那里待了半年,拿了全工厂最高的加班费,上级怕他再不听劝连轴转干下去会闹出人命,又包了个红包把他给辞了。
  他攒了一笔钱,可不知道该干什么。举目无亲,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再加上精神不济、时常被吓的梦中惊醒,浑噩中竟然染上了酒瘾。
  这也成了他开酒吧的契机。
  误打误撞找到了一个同样想创业开店的合伙人,两个人合资合力开了这间酒吧,他也慢慢好起来,一步步走出了阴影。
  他一口气讲完了自己的小半人生,那些恶俗龌龊被他点着烟云淡风轻地带过,反倒是身为局外人的林初晰表现得更为激动。
  她一直哭一直哭,又怕惊扰到他,便咬紧嘴巴默不作声地流泪。
  男人苦笑着抽了纸想替她擦眼泪,伸到半途又缩回手来,再开口时语气发紧,是真的在担心。
  “你会嫌我脏吗?”
  女孩摇头摇的像拨浪鼓,一头柔顺卷发都晃乱了,生怕他误会。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将面纸贴到她脸上,轻柔地擦拭。
  那段经历还是影响到他了,他的后面被彻底开发,体会到了和阴茎高潮截然不同的快乐。男人一再向她阐明自己是直男,对男人的阳物没有向往,用假的也能自给自足。
  林初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查阅了相关资料,去外网开办账号,学习交流,拍照片发帖子,融入了那些小众性癖的群体。她开始试着对那些“教学用具”身上试水,或许是她天赋异禀,明明就是初次,她的技术却好得过分。账号上只有她并不露骨的身体部分照片,只知道她身材好,真见面才懂得何为“惊为天人”,于是被干了的男孩意犹未尽,回去了还大肆宣传她的好,她的名号被打响,变成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她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将来能伺候好一个男人,强行扭转自己的性向,从娇妹妹变成了好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