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甜甜人外堆放处 > 创世神(1)
  ※又名《我的世界》
  ※所有神都想独占你
  ※np玛丽苏
  ※一个脑洞
  …………………………
  你从溪边地里挖出来了个人形生物,这个生物浑身土灰,摸上去手感像粗粝的磨砂纸,很高,大约一米九的样子。但单从外表来看,它没有头发,脸部粗糙到甚至分辨不出它脸上的五官,更勿论只能依稀辨别出手部和脚部的四肢。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到底是哪里?
  你茫茫然坐在它身边,本来你晚上抄小道回家,结果一拐转弯就来到了这个太阳高挂的树林里。
  已经在这附近转悠大半天的你脚下零星散落着苹果核,手里最后从树上摘下的红苹果也处于一种可吃可不吃的状态。
  你想了想,干脆把苹果放在了这个从你到这里后唯一发现的生物旁边,又从小溪里捞了几捧水淋在它身上和脸上。
  这个地方别说野兽了,连个虫子都看不见。好不容易挖出来个貌似活物的东西,你简直像看见了阔别已久的亲人。
  把耳朵贴在它心脏位置,听见里面隐隐有震颤,你激动不已,赶紧再泼些水到它身体。你用袖子擦擦它的脸,最后失望发现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算了,至少万一它要是醒了也能有东西吃,这么想着,你又去附近苹果树上摘了几个苹果堆放在它身边。
  顺势在原地坐下,你抱怨了一阵不知为何还是没有移动位置的太阳,捡了两片树叶搭在自己眼皮上,就这么慢慢睡了过去。
  你是被刺眼阳光照耀醒的,树叶早已掉落在一旁,太阳仍旧一动不动,你分辨不出时间,只知道你大概是睡够了,或许睡了一个晚上那么久,因为那个人形生物正跪在你身边,身体前倾看向你。
  它的眼睛有种让你说不出的震撼,恍惚间你以为自己从里面看见了生机勃勃的山川大地,上至高耸雪山,下到丰茂平原,远处是冰层冻土,近处是炙热沙漠。
  棕绿夹杂着银白的眼睛呈现一种奇异光彩,蝶翅般的睫毛轻微扑闪。但却跟他现在依然没有变化的脸十分不搭。
  见你醒来,它显得很欣喜,它用额头贴上你的,“m、母……母神。”声音犹如包揽万物般和煦平静,从一开始的磕巴到下一秒流畅,它再次温柔凭空呼唤,“母神。”
  好家伙,中二病?
  你连忙后仰,赶紧摆手,“你认错人了,你看起来可比我年龄大。”
  后者有一瞬间失落,它锲而不舍继续,粗壮像裹了厚厚泥巴的手摸上你的脸,它一点点探索着,最后来到你的唇边,“母神,你可以舔|我吗?“
  “啥?不……”剩余话语被堵回嘴里,你被迫贴上了应该是他嘴唇的部位。
  呸,一股土腥味。
  就在你用舌头使劲推拒对方过程中,它的话语再度传进你脑海,“没关系,母神不愿意,我可以主动舔母神。”
  你不是没嘴吗??
  你推拒的地方骤然变软,比你柔韧又灵活的多长舌迫不及待冲进来勾住了你的,狠狠纠缠一阵,再扫过你口腔的角角落落,恨不得把你嘴里水分吸干。
  唇间拉出一条银丝线,它连忙舔去,生怕浪费一点。
  “母神的体液是最好补品。”
  说话间,他五官逐渐显露,俊美绝伦,棕色发丝随着快速生长轻扬,最后停止在腰际,身体粗糙的土灰褪去,露出泛着小麦色光滑优美的肌肉线条。
  他的手指从你嘴边向下移动,抚摸过脖颈,来到锁骨流连一阵再度下滑,眼看就要按到某处柔软之地,你一把拦住他的手。
  “不好意思,看在你是我在这第一个认识人的份上,我最多半年能一次贡献400毫升血液。”
  他反手握住你,随后弯了弯眼,看向你的眼神带着浓烈如蜜糖般的稠质感,“让母神受伤可是罪恶的事情,不需要您流血。”
  你不愿再继续深究,干脆另起话题,“你叫什么?”
  “世人称呼我为大地之神。”他另一手搭在你外露的肌肤上,为你们毫无缝隙的相贴心颤不已。
  他不想放过一丝一毫贴住你的机会。
  中二病晚期实锤。你刚张口欲叫他,他又接道,“母神叫我亲爱的就好。“
  “……”
  “亲、亲爱的……”你一副牙疼样,大地之神实在太绕口叫起来更尬,对方又不告诉你真名,你没得选择。
  好在这里只有你俩。
  后者喜上眉梢,眼里全是你的身影。
  直入心间的叁个字,让他颤抖到不能自己。
  他不着痕迹狠狠掐住自己大腿,防止露出过于激荡的表情吓到你。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太阳怎么一直不落。”你捡起一块小石头朝天上扔去,只是为了小小发泄一下。
  然而不多时,太阳位置出现了一簇灼眼火光开始急速下坠,朝你的方向飞驰而来。
  什么玩意儿??
  你们周围瞬间竖起一面土墙将来人弹飞。
  “无关紧要的东西而已。”大地之神把你面向动静之处的脑袋转过来,让你视线再次落在他身上,“母神一会儿想吃点什么?我丶的丶体丶液对您来说也是补品。”
  “等下,”你挣脱他的手,朝那人跑去,“刚才落下的也是跟你一样的人吧。”
  浑身通红凹凸不平的人形仰躺在那里,散发着热气让你无从下手。
  “……太阳神。”漠然瞥了一眼,一直跟在你后面半步的大地之神拉过你的手,把你抱进怀里,“别理他,小心烫到。”
  “这是你……呃,同事吧,那我给他撒点我的血?”
  “不需要!”意识到自己言语有些激烈,他缓了缓,“不要为了我们而伤害您自己,他只要待在有您气息的地方过些时日就能变成人形。”
  这话好像跟你刚才的动作不一样。
  你无言。
  红铁入水的刺啦声惊的你朝太阳神看去,只见他把自己滚落进水里,浑身上下开始冒烟。
  红色逐渐黯淡。
  你惊悚发现类似人形的太阳神站起身踉跄朝你迈步,火红的眼睛一眨不眨盯住你,他脚下不稳,摔倒在地,紧接着往前蠕动几下,伸手抓住你的脚腕。
  “母……神,给我你的……你的……”
  “啧。”大地之神皱眉一脚踩在太阳神手上,迫使状态不佳的他放松力道把他踹远。
  你刚啧了吧你刚绝对啧了。
  你看向不像会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后者坦然收回脚,“没想到这精力旺盛的家伙这么快就能醒。”他话里话外的不满几乎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