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其他类型 > 女配她鸠占鹊巢 > 四、小妾女配3(追夫不得天子赐婚)
  林若雪家世普通,因其父早年间和施老将军偶然相识,交往后相见恨晚奉为知己,因此就有了这门亲事。
  林若雪虽然没有生于大富大贵之家,却是江南有名的才女,性格温柔娴静,讲起话来也是温声细语,但她骨子里却是个很有主意的女子。她饱读诗书,从书中看遍了人间百态,所以更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佳话。
  在施朗去江南接林若雪之时,她和施朗隐约表达过心里的期望,施朗愿意听从爹娘的愿望,也愿意遵循林若雪的要求,此生只娶她一人。
  可不料,林若雪身子骨一直不好,从小体弱多病,因为长期喝着一种相克的药,一时不能生育,两人成亲五年膝下无子。
  施朗倒是不介意,成亲后他和林若雪相敬如宾,五年间正妻无所出,他依然坚定的拒绝了皇城无数贵女的爱慕和世家的议亲。听府里下人传出,他还常常亲自为夫人熬药,很是体贴。
  将军和夫人感情甚笃恩爱两不疑之事也算是传遍皇城,成为了佳话。更有人将他们的故事编改之后写为话本,一时之间在私下流传甚广……
  可是当朝太后和皇上心里却着急。施朗的母亲是太后长兄之女,当今圣上是施母的表哥,按辈分施朗还要叫皇上一声表舅。
  施朗已经二十八岁却无子,愁的是太后和皇上。太后之前向施朗旁敲侧击的提起过不少中意的贵女,却被如顽石般的施朗拒绝了。太后心里气的却是林若雪,觉得此人过于不识大体。
  不说太后心里急,皇上内心也觉得愧欠施家。施朗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为国捐躯,施朗母亲也随之而去,十八岁的施朗失了双亲依然在前线浴血奋战。如果施家在他当朝时断了香火,他宾天之后不但没法和忠烈的施家交代,更没法和先皇交代,所以施家断然不能无后……
  楚晴自小被楚家宠的无法无天,她不在乎什么礼仪规矩,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和世俗的桎梏。她只知道心里装了个人,就一定要得到他。
  楚晴追施朗追的轰轰烈烈,一时间全皇城都得知楚相家的明珠痴恋上了施大将军。曾经传为佳话的将军夫妻的恩爱故事此刻都成了楚晴追爱路上的坎坷。
  无数曾经爱慕施朗又铩羽的贵女们私下嘲笑楚晴;看过话本而向往一双人爱情的女子们嘲讽楚晴;曾经对楚晴有意的权贵们更是气急败坏的嘲弄楚晴。当然这些都仅限于私下,没有人敢公然对楚家之人不敬,只敢在私底下叁叁两两的等着看笑话。
  楚晴是娇贵的,在楚家的庇护下一向活的肆意,性格又很任性,有时候得罪了一些贵女,她们面上不敢说心里却记恨上了。私下里就有了传言,说楚晴不知廉耻,妄图插足别人珍贵的感情……
  楚晴不在意风言风语,她多次堵在施朗下朝的路上,想要搭话。施朗却仿佛之前从未见过她,皱着眉头冷眼看着聒噪的女子一脸的陌生,随后大步离开。
  楚晴丝毫不气馁,有时会做一些点心,有时会送亲手缝制的香囊,虽然都被施朗无情拒绝了。只是慢慢的,每次楚晴凑上去在旁边的叽叽喳喳,施朗就只当她是空气,在前头大步走,楚晴像个小麻雀一样小碎步子跟在身后。
  施朗去军营练兵,楚晴就熬制凉茶送过去,施朗不接受,楚晴只好每次放下就走,最终都便宜了那些士兵。
  ……
  楚晴追施朗追的人尽皆知,也包括将军夫人林若雪。听丫鬟说道此事,她也只是淡漠的笑笑,仿佛这是不足挂齿的事情,笑中带着些许嘲讽。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过花花草草不知死活的贴上来,只是这次这个楚晴的确有些太过不知分寸了,林若雪转了转手中的珠串,眉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楚相之女爱慕施大将军一事皇宫里的太后皇上自然也听说了,楚相更是被女儿撒着娇向皇上提出了请求赐婚一事。
  太后心下微动,很快叫来楚晴到皇宫亲自把关。甫一见到楚晴就心里感叹道好一个妙人儿,面前的小女子身躯玲珑曼妙,小小年纪就有一副婀娜的姿态。
  刚及笄的姑娘稚嫩的小脸上有一双含笑的杏眼,柳叶眉樱桃唇,肤如凝脂,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闺秀之范。
  太后还找了最权威的嬷嬷带楚晴下去做了评估把了关,太后听了结论更是亲切的拉过楚晴的手,暗自点头,不愧是楚家的女儿,她满意的不得了。
  往后的日子里,太后经常唤楚晴来宫中,楚晴长得可爱,对待长辈性子又讨喜,常哄的太后心情愉悦。每次楚晴来宫里,太后经常叫施朗一同进宫作陪,期间暗示撮合多次,但那木头倒是一点也没给过回应,确是对楚晴无意……
  过了这个春分林若雪就叁十了,像往年一样,太后派去了身边的太医为林若雪把脉,回来依旧是以往不能有孕生子的结论。
  太后心急,皇上也心急,还未到十年期限,强大的邻国似要卷土重来,在边境蠢蠢欲动。这次韬光养晦多年,兵强马壮,终于有了大败邻国的底气。可一但开战,还得施朗这样的将才带领,战争残酷,若是施朗出了什么意外,施家后继无人……
  这次皇上心里拿定了主意,不容任何人置哙,他和太后谈过之后叫来施朗,明面上是商议施朗的婚事,实则是告知。
  施朗心知这次是君命不可违,终究是要负了与夫人的诺言,他唯一请求,只能有林若雪一位正妻,如果要娶,楚晴只能为妾,皇上摆了摆手,婚事就这么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