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海棠宗 > 都市言情 > 月光疤 > 八十八:火苗
  第八十八章/火苗
  路柔说忙,拒绝了。
  是真的忙。
  7月到了,好天气持续了一段日子。公司最近的事令她焦头烂额,没空与小年轻谈情。 周六,别人吃喝玩乐,她坐成雕塑般,在电脑前敲键盘,偶尔因想不出来烦躁地揪头发。
  一坐,便到了深夜。
  夜雨嘲哳,路柔饮了好几杯冷水,坐了会儿,下腹隐隐坠痛,女人的预感渐渐不妙。
  月经的降临,带来了痛,是场没有伤口的血刑。她捂着肚子,觉得厕所有毒,不去厕所,就只是微微痛,一从厕所出来,就只能扶墙了。
  小盆加满冷水和洗衣液,脏内裤泡入。
  她艰难地爬上床,近期的作息紊乱和那几杯灌肚的冷水,让这次疼痛成为灾难。
  从没这样痛过,她浑身乏力,枕头压住肚子,腰部蜷着,额上渐渐因忍痛而发汗。虽总跟别人说一个人挺不错,但人一发病,难免脆弱,仍希望生活不便时来个人照顾。
  比如现在,路柔就想有人给她倒一杯热水,若熬点红糖,就更好了。
  *
  林玄榆微信问:要不要出来玩?
  路柔隔了很久才回:大姨妈来了。
  林玄榆:没事啊,你可以跟你大姨妈一起出来玩。
  路柔:......
  她慢慢关了屏,盖下手机。
  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她稍微活过来了,口里微微干,带点苦。她半爬着,脚碰到地上的拖鞋,准备下床的瞬间,手机消息响了。
  林玄榆:开门。
  *
  路柔:你真来了?
  林玄榆:开门就知道了。
  路柔半信半疑地拧开锁,拉开。他站在她正对面。
  林玄榆戴着帽,帽檐很低,低到看不见他的眼睛,口罩是白色的,穿着没以前花哨了,白色卫衣和黑色长裤。
  她寻到他眼睛时,他的眼睛已经在等她了。
  非常快,他躲开她的目光,关门,弯着脖子往里走。
  “还痛吗?”他问。
  “好了点...”她耷低头,去床上卧着。
  她忘了倒水。
  但阵痛又来了,路柔无力地抓着枕头,几乎晕厥,唇色发白,急促的喘气中不时有痛苦的低吟。
  林玄榆将暖宝宝撕开,贴在她里衣上。等锅里红糖水熬好,他拿出两只碗,慢慢倒入一只碗中,再将这碗水倒入另一只碗,来回倒水,感觉温度合适了,才端进她卧室。他轻动作地扶起她上身,用勺子喂,她神经迷糊地咽下,暖流在胃里翻滚。
  路柔躺下。他的手掌温柔地隔着衣服揉她肚子。
  她舒坦得无意识伸出右手,虚握他的手腕。
  他顿了一下,继续揉着。
  “还痛吗?”
  又痛又热,使她晕眩。“唔...”
  敏觉已经迟钝,视觉、嗅觉、听觉,都退化一般,她只能微眯着眼,神志迷乱。双手乖乖贴着他的小臂,整个人像一只听话的幼小龙猫。
  他看着她,突然伸出右手,往她脸去。
  男性指尖只稍微碰到脸颊,她微呆。
  很快,他放下了:“要不要再喝点水?”
  她摇头。
  林玄榆继续揉动。重的话就说。他说。可以的,她轻喃。
  会不会太轻?
  她摇头。
  他的手灵活,她的全身仿佛在他手里融化了。她感觉四肢沉重,意识却飘飘然,似于入梦,虽然他没有与她肌肤接触,但仍有交缠厮磨的软和感。那手指、那手掌,一圈圈、一层层地将她的痛揉化。他的声音她分辨不出是谁了,但令她舒心极了。干净又低虚的男性嗓音,她想就着这个声睡一场觉。
  过去交的男友,要么口头安慰“多喝热水”,要么给她点一杯姜糖奶茶,从没有人像他这般贴身照顾、事事用心。
  想来,林玄榆人也不错。
  嗯...
  她差点遗漏了。
  江漫也曾这样照顾过。那时第一次在他面前发痛,他只能无措地呆在原地,还问她怎么办。后来次数多了,他才学会怎么照顾难受的她,熬红糖、贴暖宝宝、给她唱舒缓的情歌、用大大手掌轻柔地安慰她的肚子、手搓洗着染红的内裤,他越来越熟练了。他揉着她,她便在床上,在他的温情下,抱住他的脖子,鼻子贴近他的锁骨沟,嗅他用香味腌制的身体——这是最好的止疼药。
  记忆是碎片,捡起哪块儿才能想起哪块儿。
  “明晚陪我去咖啡店吧。”她含糊地说。
  林玄榆静了几秒,说好。
  路柔:“不要走。”
  这次,他的静默更久。
  “好。”他说。
  空气细细流窜,窗外车声在她的意识里越缩越小。慢慢地,她感觉身体消失了。
  第二天的黎明,路柔醒来。
  她发现家里地拖了,瓷砖光洁照人,椅子摆得井井有条,原本因工作一团乱的文件也排列成整齐一堆,卫生间沐浴用品置放有序,客厅里飘荡着洗衣的清香,沙发上,收下来的衣服也迭得四四方方。她不由走去阳台,边走,抬头,边望。
  衣杆上,内裤已经晾干。
  随风,晃摇。
  *
  近期,声路公司人才能力下滑、服务流程过时,矛盾与缺陷也越来越多,再碰上同行恶意诋毁,不久,业内恶评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客户的不信任导致业绩下滑,恶环相扣,业绩下滑导致员工绩效工资下降,员工辞职率攀升。
  公司需要补救,她必须制定新的服务方案和招聘计划。在有限的资源里得到最大利益,这点,正令路柔头痛。
  明天周一,公司开大会,是她最后期限。
  凉风的夜晚吹人冷静,她来时,他已站在咖啡店旁,暖黄光芒的路灯下。
  “这。”
  若不是他唤她,路柔还没看清是他。
  黑色口罩,白色鸭舌帽,帽檐仍压得很低,只露出部分眼睛,一身简洁的运动长袖长裤,夜色中,并不张扬。气息神秘。
  路柔看看自己的装束——戴口罩,也是运动风。
  昨天气氛太好,使她情不自禁要他陪她去咖啡店。要不是今天他提起,本来,她早忘了。
  林玄榆这样说的:我刚好也有作业要做,你不去就算了。
  换个环境,也许有新的思路。她就来了。
  *
  这是个很安静的地方。
  店子设在旧公园附近,昏暗的老街,人流不多。
  上到店里二楼,大片的落地窗。这高楼稀少,视野空旷,远眺能看到一排排灰蒙蒙的山。
  角落,一张长木桌。
  她坐这方,靠窗,她的右手方。
  他坐在对面,他的右手方。
  窗风撩起她耳鬓的一缕细发。她入神地做,笔记本敲得飞快。
  林玄榆不插半句,默默写自己的。时间不知不觉走着,夜深后,人叁叁两两。
  她伸了懒腰,放下手时,他正推了一盘哈密瓜在她电脑旁。
  “谢谢。”她说。
  他说本来想吃点水果,结果只有哈密瓜,没办法才送她了。
  她撑着脸:“昨天,也谢谢了。”
  他侧过脸,避开她的目光:“我对谁都很好。”
  “那我内裤是你洗的吗?”
  “…你家太乱了。”
  “那你也不能…”
  他很急促打断她:“你还要多久,我想回去了。”
  她久久盯着他,口罩之外,只看到他白中透粉的耳垂。
  蓦地,她又把神关注回工作上,慢慢说:“还要一会儿,你先走吧。”
  说完,路柔陷进自我世界中。她听到书本收拾和椅子推拉的声音,看来他要走了。
  他说:“那我走了。”
  然后没声了。
  她没去看他,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关系,不需要在意他的去留。他也不需要在意她。
  大约十二点,敲下最后一个字符,终于结束。她有点困了,揉着太阳穴,伸了个懒腰。
  往右看去,她看窗外挂在天上的缺月。
  皎月上,乌云来了又走,她的心浊了又清。
  慢慢地,她又往左看去。
  *
  林玄榆还坐在这。
  他趴在桌上,头侧着枕在手臂,后脑勺对着她,帽子放在一旁。
  “林玄榆。”她喊。
  他没有回,风吹起他后脑的头发,一晃一晃。他的耳廓被压红了。
  路柔合上唇,她慢慢趴在桌上,头枕着小臂,脸对着他,目光聚着,聚着,在他头顶的发旋上。
  这个漩涡,圆圆的,白到发蓝。
  她大他六岁左右,已对爱情失望。
  男人,现在大多数在她嘴里是没味的,干巴,难咽,所以她有时会怀念过去追江漫时,对恋爱津津有味的自己。
  再找不回那段奇妙的岁月,那时的心动,真实、尖锐,大胆又羞涩,自卑又坚强。
  像吃苦瓜,不苦,还觉得清新独特。若配点别的菜,甚至还觉得美味。
  可现在,感觉吃什么都是苦的,起不来感觉。偶尔有感觉,只要一想到不入爱河,就没人能伤我,一下,所有的感觉便瞬间湮灭。
  然后,感觉不断起火,又不断被熄灭。
  这是她第一次注意到男性的发旋。
  挺好看。她伸出了手,想碰,食指指尖就碰到了他的发旋,和她手指一样的温度。
  林玄榆突然抬头,苏醒了,轻轻揉了揉双眼,戴上帽子,慵懒,又有点可爱。
  声音糊糊地说:要走了吗?
  莫名其妙,她想捏他被枕红了的耳朵,她认真看,才看到他左耳有个小小的耳洞。
  等她的手过去时,他已经清醒了。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指,对视,然后瞬间低头,松开她。
  路柔看不懂他眼神里那一秒的复杂,反正是不太高兴。
  俯低眼,林玄榆的声线平静,又有点冷:“对年轻弟弟动心了?想摸?”
  “啊…”她些许尴尬。
  林玄榆猛地站起来,转了身,大步往前走。
  看他稍急的背影,路柔撑着下颌。想林玄榆应该是讨厌她这“老女人”碰他年轻的肉体。
  *
  打车回来,两人坐后座一直没有对话,一个看左窗,一个看右窗。
  路灯闪过,街墙上,树影张牙舞爪,路灯闪过,闪过,车就到了她家楼下。
  她先下,他后下。他们面对面站在小区门口,一家店铺外。
  也是她先开口:“那我回去了。”
  “嗯…”他欲言又止。
  以为他还在意刚才的事,她好笑着:“以后不碰你,刚刚看错了,以为你脸上有东西。”
  听完她的话,他耷着头,并不像缓解了的样子。
  路柔:“那…我上去了。”
  两人互相不去看,轮流看,你看我,我就看向别处。
  她动着脚,是真打算走了。
  一下,他双眼失焦地看向她:“我比你小挺多的。”
  哦。路柔抬起下颌,耷下眼睫。
  空气先默了半分钟。后来,林玄榆走近了她一步,慢慢取下帽子。
  林玄榆垂眼:“好烦。”
  他一边说,一边弯低上身,额头搁在她右肩上,相邻紧密。他毛茸茸的头发贴着她的脖颈,如刚晨醒的声音闷闷的,轻轻的。
  “对不起。”
  “咖啡店那,语气不太好。”
  黑夜中,他的手握上她的手腕,顺着手腕,滑下,手牵起她的手,然后五指深深插入她的指缝,收紧着,肉贴着肉。
  “我没那个意思,别生气。”
  他的洗发香似乎换了新品种,她感受到他的软和。手心的温度渐渐上来,不热不冷。
  “嗯…”
  她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心,微微小跑。
  林玄榆突然把手放开,人也远离了,侧着半边身子。
  他说我打的车到了,你回去吧。